首页 > 文章资讯> 陈建军归来尘埃落定 这出兄弟阋墙的狗血剧却未终结
更新时间:2019-10-17 陈建军归来尘埃落定 这出兄弟阋墙的狗血剧却未终结



刚刚看到一则“独家”新闻,标题是《陈建军归来,大亚圣象控制权争夺战大逆转》。


转发了此条内容,向原大亚的同事求证。回复:尘埃落定!继续问:

 

问:怎么个落定法?老二彻底出局?

答:先由老大接管集团母公司,后来的迎刃而解。

问:争斗还在继续吧,老大接管了,老二还有活路吗?

答:就看老大的态度与决心了。

问:老大一定会置其于死地吧,当初那样扫地出门?

答:可能会的。

问:董事长的悲哀啊,只有跟随过董事长的老大亚人才能体会吧?

答:是啊……



“董事长”,是我2001-2006年在大亚工作时,对大亚集团董事长陈兴康的称呼。在大亚的这段时间,因为身在集团核心管理层,亲身经历见证了大亚木业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、一路高歌猛进的辉煌历程,见证了大亚收购圣象等重大历史事件,见证了董事长如何高瞻远瞩,战略布局,将当时看似遥不可及的“百亿大亚”目标,一步步推向现实。



生前,陈兴康董事长没有给妻儿分配任何股份,没有安排子女在公司担任重要职务,当时的董事长在家族企业传承上作任何考虑,外界不得而知。然而,当时,同在一层楼工作的我们,多少是有点清楚的——董事长一直没有找到他合意的接班人,可能是别的一个什么人,但他的子女,当时并不在他考虑的范围内!

 

然而,当他在2015年猝然离世,一切无从考虑了。先是家族与老臣之间的争夺,而当顺理成章子承父业,却上演出一幕幕兄弟阋墙的狗血剧情。


“兄弟阋墙”一词出自《诗经·小雅·棠棣》,原文为“兄弟阋于墙,外御其侮”,意思是兄弟们虽然在家里争吵,但能一致对外。而我们现在说到的,看到的,只是前一句。




争斗还在继续,尘埃尚未落定。陈晓龙联合姐姐陈巧玲,于7月28日以股东身份发布了3点声明。法律、道义,母子、兄弟、姐妹、亲情、仇恨……不知会以什么样的最终结局收场。。


作为一个事外人,只是偶尔一些唏嘘,而无数的利益相关者——股东、股民、员工、经销商、供应商、服务商……又不知作何心情。


(2019.8.13有感,匆匆)

更多福利 在线客服 意见反馈

扫描二维码下载APP

下载邢帅APP,缓存视频随身看

关注软装课堂,领取更多福利

关注软装课堂,领取更多福利